新浪1分彩网站欢迎您的到來!

                          免責聲明:轉載文章不代表本網觀念,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中國畫危矣 | 扎根本土文化才能抵抗危機
                          作者:敏雷         發布時間:2018-04-04         文章來源:亞洲藝術畫報



                           鄒   凌


                          文 / 鄒凌(下有作者簡介)


                            “中國畫危矣”,并非聳人聽聞,在剛舉辦不久的第十二屆全國美展上,著名美術理論家孫克等人面對變了味的中國畫,感慨地說:“在全國美展,我感到了中國畫存在的危機”(參見2016年8月1日《今日頭條》)?!爸袊嬑R印?,亦非是新鮮事,自1987年7月,李小山提出“中國畫窮途末路”之后,圍繞中國畫的創新與發展爭論了近30年。近30年來,中國畫在經歷了名利的大洗禮之后,墜入到了大忽悠時代,使中國畫非但沒有走出所謂“窮途末路”的泥潭,反而越陷越深,瀕臨滅亡,或將真的成為保留畫種存在于世?



                          資料圖片


                          在當今的中國畫壇上能忽悠、善忽悠、敢忽悠的人一個比一個膽大,這些人掏出來的名片,其頭銜大得嚇人,××省書畫院院長、中國××畫院院長、××書畫大師、聯合國××書畫大師等等;有的高中尚未畢業,轉臉一變成了××大學的兼職教授;有的對中國書畫壓根就不懂,卻成了國家級畫院的院長;還有的剛學了幾天書畫,自以為是齊白石再世,靠著“大師”的頭銜行騙江湖了。有的畫家覺得在國內很難混出名堂來,于是利用各種關系到國外講次學、辦個畫展,或送給外國政要肖像畫等,拿著用錢買來的國外媒體報道,然后再用錢在國內大肆宣傳,憑借“出口轉內銷”式的炒作,竟然也能成“名人”。有些書畫家覺得一個人勢單力薄,于是幾個人一伙,抱團取暖,想出各種組合名稱,目的在于揚名獲利。有的書畫團體借用各種名譽搞全國性書畫大展,拉大旗作虎皮,名為書畫大展,實則為了一己私利;有些還算是比較正規的全國性書畫大展,在評獎上也都有貓膩,30件優秀作品中,至少有20%到30%的作品是靠拉選票,搞裙帶關系等各種幕后手段獲取的,使原本嚴肅的評獎活動喪失了公信度。有位畫家送作品參加第十屆全國美展,結果他的作品名落孫山,而與他題材一模一樣,其質量遠比他遜色很多的作品卻榜上有名;后來,他通過了解,原來他送去的作品根本就沒打開過,這說明全國美展的入選作品往往也掌握在少數人手中。更有甚者,近幾年來,美術教育也向錢看,很多非藝術院校,尤其是理科院校也招美術學生;有的院校拼命擴招學生,不圖質量,只圖數量,一個繪畫老師要面對二、三十個學生,教學質量如何上的去。所有這些都不是在專心研究中國畫,而是為了急功近利。



                          資料圖片

                          在改革開放的幾十年中,中國畫的創新與發展的確存在著體制機制上的制度缺陷;在近幾屆的全國美展上,人們所看到的并不是中國畫的真正崛起,而是魚龍混雜的表面繁榮;很多作品打著“創新”的旗號,堂而皇之地走進全國性美展。有的作品片面地追求大,似乎尺寸越大越能體現作品的水平;而內容卻相當地貧乏、空洞,缺少內涵。有的作品過于追求肌理的效果,細之又細的刻畫,描、摩、擦、染,硬是是靠時間蹭出來,如同工匠制作一般;有的工筆畫畫得跟照片似的,沒有一點藝術價值。也有的作品是宣紙上的“油畫”,一味追求油畫的特點,而忽略了中國畫的特點。還有的作品幾乎見不到中國畫常用的筆,而是用刷子、胡子、頭發,吹風機、噴水壺等各種工具揮制而成。更有甚者什么工具也不用,而是直接用水、墨、色等傾瀉在宣紙上,讓其自然流淌,或有意引導,形成作品等等,中國畫成了五花八門的繪畫。難怪一位外國友人在看了一次中國畫展后,認為是變了味的西畫展。改革開放30多年,我國的經濟飛速發展,經濟繁榮讓世界矚目;然而文化的發展,尤其是中國畫的發展與飛速發展的中國經濟并不成正比,正是由于體制機制上存在的制度缺陷,阻礙了中國畫的發展。


                          鄒凌(國畫)

                          中國人的謙虛是世界聞名的,總是喜愛引進國外的東西來加以改造;引進國外先進的技術在本國加以改造,這本身并不是件壞事,在我國的制造業、IT行業、金屬行業等,這些先進技術在中國加以改造后,有的已成為國際的領先技術,有的則推動了中國產業的蓬勃發展,這些無疑是值得炫耀的。但中國畫是否有必要引進西畫來加以改造,用西方的繪畫語言和審美標準來評判中國畫呢?上個世紀初,徐悲鴻、林風眠、劉海粟等在這方面作了大膽的嘗試,畫了不少“中西合璧”的作品,在中國畫中融入些西畫特色卻有新意。但事實上這樣的創作模式在當今的畫壇中發展得并不成熟,也并沒被中國人完全接受,有的“中西合璧”的作品完全變了味,成了宣紙上的“油畫”。其實,在當初徐悲鴻等人提出用西畫來改造中國畫時,也不是得到所有人的支持,有的提出了強烈反對,甚至林風眠在法國留學時,他的老師都勸他回國學習,因為真正的藝術在中國。齊白石、黃賓虹、潘天壽等人就極力主張國學,他們沒有用西畫來改造中國畫,但同樣取得了成功。在現實生活中,我們還沒有聽說哪個西方國家要用中國畫來改造西畫,變成“西中合璧”的新畫;清初意大利人郎世寧來中國,為了博得康熙皇帝歡心,為了仰慕中國畫,也做過用西畫來改造中國畫的嘗試,但沒有成功,因為其作品的骨子仍然是西畫。因此,中國畫的創新與發展必須走自己的路,走中國特色的中國畫發展之路。



                          鄒凌(國畫)


                          什么是中國畫,在《辭?!分杏斜容^準確的解答:“中國畫是具有悠久歷史和優良傳統的中國民族繪畫,在世界美術領域中自成獨特體?!辈贿^,在中國古代并沒有中國畫一說,比如唐朝不稱中國,叫大唐,唐代畫的畫,也不叫中國畫,日本人稱為“唐畫”;宋代也沒有中國畫的叫法,日韓等國稱為“宋畫”,明清時稱“明畫”、“清畫”,也有稱“水墨畫”的;鴉片戰爭之后,與世界各國交往多了,稱“吾國畫”,而真正起用中國畫,大約是在民國初年,由于西洋畫大量流入中國,與之相對應,便有了中國畫。唐畫也好、宋畫也好、吾國畫也罷,其所延續的是中國的傳統文脈,所以,中國畫的根在中國。中國畫的任何創新與發展都是有底線的,都不應該脫離中國文化的根,必須遵行中國畫本身發展的規律和核心價值觀;如果中國畫的創新與發展沒有了中國歷史文化的支撐,脫離了中國的核心價值觀就不是中國畫,就是一個新的畫種。在筆者看來,中國畫的創新與發展只有扎根中國文化的土壤,符合中國人的審美情趣,中國畫就能長足發展,立于不敗之地。


                          (鄒凌畢業于南京師范大學,為當代江蘇中青年畫家、美術理論家、中國民主同盟盟員、中國書畫研究會理事、江蘇省美術家協會會員、江蘇省美協理論藝委會委員、江蘇省花鳥畫研究會理事、江蘇省徐悲鴻研究會理事、南京顏真卿書畫院秘書長、《江蘇工人報·東方周末》副主編,著有《硯邊夜評》、《醉書醉畫醉文》、《中國名畫鑒賞辭典》(合作)、《鄒凌花鳥畫集》等,譯著有《沈銓研究》等。)

                           

                          原載2016年8月31日《中國書畫報》(刊發時改為“扎根本土文化才能抵抗危機”)


                                  文/整理:敏雷

                          新浪1分彩网站 全天三分赛车计划 极速赛车精准计划 北京赛车计划 极速赛车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