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1分彩网站欢迎您的到來!

                          免責聲明:轉載文章不代表本網觀念,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證據終于面世:范曾的《辭國聲明》、《歸國聲明》始末及罕見墨跡
                          發布時間:2019-02-13        



                          范 曾

                                          

                             辭國聲明   
                          文 /范曾


                            我為了追逐心靈的自由,來到了法蘭西,還將去到更多、更遙遠的國度。哪兒有燦爛的文明,哪兒就是藝術家的故鄉。國內有些部門對我的心愿或者有些誤解,那我除去原諒而外,不準備多置一詞。因此,與其說我的行為是政治的,莫如說是心靈的。于是,我想到,有的政治制度,可能使心靈的張力較大,更有利于心智的發展;而有的政治制度,無疑對心靈約束和扼制較多,從而使心智遲鈍。藝術家永遠需要心靈翱翔于溷濁的泥淖之上阿。我的出走,對從政者的看法是遺憾多于仇恨,他們倘能從中悟出一些道理,我想益處多于害處。

                            還有,自去年中華民族巨大的悲劇之后,我很多至好的朋友如劉賓雁、方勵之、嚴家其、劉再復、徐剛、理由諸人,在各地漂泊流亡,他們對祖國的拳拳之愛,我十分理解,我出來對他們是一種安慰。事實上世界上沒有任何權力可以使我相信他們是人民的敵人。他們的學問、才華和人品,我視為中華民族的寶貴財富,我將是他們永恒的朋友。待來年遍地杜鵑花,我愿與他們重返故園。人們請相信,可怕和可恨的永遠不會是他們。我匆匆趕來巴黎,似乎就是想和徐剛重溫同住團結湖時一杯酒、一壺茶的舊夢,問題既簡單又真實。

                            再者,目下還沒有任何壓力促使我需要政治的庇護,我從心里感到坦然。一個享有相當聲譽的東方藝術家,來到西方的文明古城巴黎,除去藝術的呼應而外,沒有任何政黨、組織向我伸臂相迎。

                            另外,作為藝術家,我愿向諸位披露一則消息,我的出走也包含著愛情上的原因,我愿與我深愛二十多年的楠莉小姐共赴天涯,我既愛江山,也愛美人。

                            離開祖國,有些悵惘,走向世界,有些高興,如此而已,謝謝諸位。

                          范曾
                          一九九零年十一月七日于巴黎






                          范曾與妻子楠莉


                                          


                            《與丁某某同志信函》  


                          我于一九九零年秋辭國蟄居巴黎兩載,冷靜回顧之后,決定回國,原因有四:



                          一、在國內我一向提倡愛國主義和奉獻意識,而辭國遠走與自己內心抱負相悖。國外各國留學生住處幾乎都掛有我為教委所題贈他們的字幅“月是故鄉明”、“砥礪品學”、“憂樂關天下”等耿耿情懷,至今依然;




                          二、自一九八五年為天津南開大學“二年畫一樓,兩鬢添秋霜”,今此樓已成,我所一手建立的東方藝術系亦已開學兩年,莘莘學子,我所深愛至今未見我一面,我的辭國帶給全系師生無可言說的遺憾和痛苦,此亦我遠居異域,內心不安的主要原因。



                          三、我一向支持改革開放的政策,年初以還,國內請方正亟需用人之際,我愿竭盡棉力,繼續為中華民族之振興奮斗二十年。



                          四、我辭國之主要原因其一是家庭生活之不睦,今我已與原偶分居逾三年,離婚之事當不成問題,這對我亦如釋重負。

                          回國之決心已定,尚盼各方鑒諒!
                           

                                   
                               此頌
                          近祺
                          范曾
                          1992年11月3日


                                          


                             歸國聲明   



                          近三年在域外岑寂而孤獨的生活,使我知道一旦遠離幅員無垠的神州大地山河,離開博大精深的東方文化的土壤,我只能寫出如此的嗟嘆∶“歸程應識天無際,寄寓翻知海有涯”,和如此的凄惶∶“雨冷丁香,忍識他鄉是故鄉”。從而使我悟到藝術家不能囿于因一時一際困惑而追求的小自由和小解脫,這就可能重陷另一種心靈的桎梏。唯有與祖國同在,才應是我永恒的、不朽的追逐,才是我心靈的大自由、大解脫。



                          我是一個藝術家,于政治殊甚懵懂。然而歷史在前進,當我看到二十世紀末世界經濟蕭瑟,而故國一枝獨秀這不爭的事實時,我為偉大的中華民族所蘊含的自我調節力而自豪。向前看是一片橫無際涯的浩蕩景象。我的心境已非疇昔,往日所執著,俯仰之間已為陳跡,一切都在變化,一切都情隨事遷。我深知沒有祖國的富強和人民的福祉,一切都徒托空言。目前政府的改革開放政策深得人心,我表示支持,并愿為中華民族的振興,盡其綿力。近日有詩句云∶“已卜家山花萬樹”,“杜鵑花開”宜作此解。



                          我曾說既愛江山,又愛美人,而今楠莉又如何?她不愿看到我空白少年頭,她無法慰藉我無邊的煩惱。其實我剛來巴黎不久,我已有詩讖云∶“前程是異域羈旅,長空有莫名愁緒,莽天涯,只剩我與汝?!蔽覀兌忌罡腥ト湛喽?,不愿再在天涯飄泊。消除煩惱,便識歸程,我深禱故國山河無恙,親人安康。

                          范曾
                          1993年6月27日于巴黎


                                          

                            附:范曾當年離國歸國始末  


                          1990年11月初,范曾抵新加坡舉辦畫展,回國途經香港,住到君悅酒店。范曾趁陪同人員吃飯之際,匆忙跑到君悅酒店1212房間和情人楠麗做了“生死告別”,直奔機場。

                          面對提前安排好的媒體,情緒高漲地發表了《辭國聲明》,說“自己是有良知的知識分子,對dangpo害民主人士不能容忍”(按:其實他是因為伙同臺商搞走私案發,臺商被捕,他才借以流亡的名義倉促外逃)。于11月5日與嚴家其乘法航倉惶逃往法國巴黎。

                          后來,委員長萬某兒子說,“范曾去新加坡辦展,請我父親發個賀電,賀電發了他就叛逃了。害得我父親因為犯了沒有政治預見性錯誤,給中央政治局寫了檢查”。

                          當時李某某也給范曾發了賀電,所以就怒罵“范曾毫無人格,毫無國格”!

                          《人民日報》1991年3月20報道,政協十屆閉幕會議根據《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章程》第二十八條的規定,決定撤銷范曾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委員資格;21日,民盟舉行第12次中常會,鑒于范曾嚴重違反《中國民主同盟章程》,會議根據《中國民主同盟章程》第36條規定,決定撤銷了范曾中國民主同盟中央委員會委員及民盟中央常務委員會任命的職務。

                          由于西方人后來放棄了對民運分子的資助,范曾便落魄了起來。這時的他,因為假畫風波遭臺灣藝術界和畫廊界封殺,自己的畫沒有銷路。據知情人士講,楠麗在巴黎穿的鞋子是本地最下等人穿的破布鞋,窮得無法生活。即便有以前賣畫的些許老本,在這種身處沒有邊際的亡命日子,卻不敢動這些錢。所以,范曾只好拿著以前在大陸拍好的錄像帶,上門推銷自己的畫,卻無人問津。

                          這樣,在慘遭政治上被拋棄與生活上困窘的雙重無奈下,范曾開始通過各路渠道托人說情,捎信,給江總書記用一張大宣紙“潑墨”寫了四首七律檢討書,來表達“懺悔之心”,“愧疚之意”、“思鄉之情”。如今,江總書記秘書黃某處尚存這封信的復印件。

                          到了1993年,政府對于叛逃在外的暴亂分子給予了寬大政策。只要不發表新的言論,不加入新的組織,就可以回國,既往不咎。范曾于11月歸國了。但國家對他有幾項禁令,今后媒體不能宣傳,不能報道他,他的活動官方人士不能參加。他的朋友說,范曾受制了多年,久經沙場,利用他的座右銘“外靠奸商,內靠官僚”逃脫了束縛,又一次上了央視,做了“良民”。





                          來源:書法報



                          新浪1分彩网站 全天三分赛车计划 极速赛车精准计划 北京赛车计划 极速赛车开奖数据